黄洋事件最新进展_复旦大学黄洋事件最新消息

作者:liuhao
字体:
发布时间:2015-09-01 17:39:35
来源:洪湖网

 黄洋,1985年出生,四川自贡荣县人,是家里的独子。复旦大学2010级硕士研究生,耳鼻喉科专业。2013年考取博士。黄洋同学因喝饮水机里的被投放有毒物质N-二甲基亚硝胺的水,经抢救无效,于2013年4月16日15:23在附属中山医院去世。

  2014年2月18日,投毒者被一审宣判死刑。

 

黄洋事件最新进展最新消息

  林森浩一审被判处死刑 新华社发

  复旦投毒案18日在上海二中院一审宣判,被告人林森浩因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涉事双方父母都泪洒庭审现场,林森浩父亲表示会上诉。

  备受社会关注的“复旦投毒案”一审宣判有了结果。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宣判,被告人林森浩犯故意杀人罪被判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对于宣判结果,受害人黄洋的亲人、朋友都表示,这个结果能够告慰死者的在天之灵。

  当天,黄洋的父亲黄国强和母亲杨国华到了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宣判现场。同时,黄洋远在家乡自贡荣县的亲人们,曾经的同学也在关注宣判的结果。

  “宣判之前,心里七上八下的,害怕出现预料之外的事情。”黄国强告诉记者,这个结果算是能够告慰儿子的在天之灵了。他说,在宣判前晚,自已和妻子都难以入眠。“我下半夜3点就醒了,一直没睡着。”他说,妻子也在5点30分醒来,夫妇俩就一直等到天亮。

  上午,黄洋的大姑黄资蓉一直待在家里,从网上搜索跟审判相关的视频和文字。我觉得林森浩有点可惜,毕竟辛辛苦苦读书这么久,但是你为什么要做这个事。”黄资蓉在电话中告诉记者,他们还会准备一些材料,提起民事赔偿。

 

“对于赔偿,复旦方面说黄洋太优秀了,解决5万,但我们没有签字。”黄资蓉说,如果签了字就不能起诉他了,而从开始到现在都没见到领导,黄国强给校长写的信,到现在也还没回复。而且在黄洋二次尸检过后,复旦并没出钱给尸体打防腐针,后来尸体腐烂了,“本来准备宣判后火化,后来实在等不了了。”她说,后来火化的时候,衣服都没法穿上去。

  黄洋的一个同学说,对于这个结果还是比较满意,对死者算是一种告慰。据他介绍,之前他和其他同学还在黄洋的墓地上了香,看望了黄洋的父母。

  警方两次询问均未坦白

  用注射器注入剧毒物

  判决书还原了林森浩毒杀室友的真相——他用注射器将剧毒化学品注入饮水机内。

  2013年3月31日14时许,林森浩以取实验用品为名,从他人处取得钥匙后进入他曾实习过的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以下简称“中山医院”)11号楼二楼影像医学实验室204室,趁室内无人,取出装有剧毒化学品二甲基亚硝胺的试剂瓶和注射器,并装入一只黄色医疗废弃物袋内带离。当日17时50分许,林森浩回到与黄洋共同住宿的421室,趁室内无人,将上述剧毒化学品全部注入室内的饮水机中,随后将注射器和试剂瓶等丢弃。次日上午,林森浩与黄洋同在421室内,黄洋从饮水机中接取并喝下有毒的饮用水。

  之后,黄洋即发生呕吐,于4月1日中午至中山医院就诊,因病情严重于4月3日转至重症监护室治疗。经全力抢救无效,黄洋于4月16日死亡。经鉴定,黄洋死于二甲基亚硝胺中毒致肝脏、肾脏等多器官损伤、功能衰竭。

  判决书显示,2013年4月11日,林森浩在两次接受公安人员询问时均未供述上述投毒事实,直至公安机关依法予以刑事传唤到案后,才逐步供述上述事实。被告人林森浩辩称,是“愚人节”捉弄黄洋而实施投毒,没有杀害黄洋的故意。他的辩护人提出林森浩系间接故意杀人;林森浩到案后能如实供述罪行,有认罪悔罪表现,建议依法从轻处罚。

  法院认为,被告人林森浩的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林森浩明知二甲基亚硝胺系剧毒物品,仍故意将明显超过致死量的该毒物投入饮水机中,致使黄洋饮用后中毒。在黄洋就医期间,林森浩又故意隐瞒黄洋的病因。上述事实足以证明林森浩具有实施犯罪的主观故意。林森浩到案后虽能如实供述罪行,尚不足以从轻处罚。法院据此作出上述一审判决。

  两个家庭的悲剧

  上海昨天冷雨凄风。林森浩的父亲林尊耀和叔叔于提前一天从汕头赶到了上海,开庭前他们均拒绝采访。庭上,林尊耀听到判决后激动地大叫了一声,抹着泪水表示肯定会上诉。林尊耀至今仍不相信,内向本分的高材生儿子会“故意杀人”。“我儿子找到了很好的工作,没有妒忌室友的理由,如果说是一时冲动,我还能想得通。”

  去年11月底,在本案公开审理后,林尊耀给黄洋的父亲黄国强发了一条致歉短信,称林森浩未经世事,考虑欠缺,“在愚人节开这玩笑”,铸成大错……但黄国强没有理会这条短信,他对“在愚人节开这玩笑”的说法难以接受。

 

黄国强说,事发至今他没有跟林家人碰过面,今后也不打算有任何接触。黄国强介绍,从去年案发至今,他们奔波于四川和上海之间,已经花费约11万元。其中一部分是自家积蓄,另一部分来自事发后相关部门给的补偿款和部分好心人的捐助。但至今他们都没有接受复旦大学提出的5万元人道资助和3万元丧葬费的补偿。

  对话林森浩

  “我跟黄洋没什么矛盾”

  备受关注的复旦投毒案18日一审宣判,被告人林森浩因犯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当日宣判前,林森浩接受了记者的采访,讲述了案件始末和内心的想法。

  记者:在看守所等待宣判的时间里,你是怎么度过的?

  林森浩:一直在看书,主要是一些文学经典。因为我觉得以前读理工科的书太多,这方面读得少。我感觉我的思维有点“太直”,就是不懂得拐弯。有时候容易不考虑事情的后果,不考虑别人的感受。

  记者:如果这件事可以重来,你会怎么做?

  林森浩:开始一个月还想过,但到得知黄洋死后,就基本不想了。从我的律师口中得知黄洋死亡时,脑袋“嘭”地一下空白了。在得知黄洋死讯前,我还一直想着,他的父母能不能和解或者谅解我。

  记者:有想过未来吗?

  林森浩:肯定有,但很少,不会深入去想。因为我感觉我要么死亡,要么就是很长的刑期,不是我的意志所能够决定的。

  记者:你和黄洋到底有什么样的矛盾,令你想到用这样一种方式对他?

  林森浩:其实我跟他之间没什么矛盾。其实说我明知是剧毒化学品,也不见得,不然我不会在事发后专门上网去查这个化学品对人的危害程度了。回想起来,我这么做的原因可能不在黄洋方面,还是我个人没有把负面情绪调整好。这个负面情绪也不是来自他人所说的被当众批评等事情,而是来自我跟宿舍另外一个同学之间的关系。有一次,我在床上睡觉,另外一个同学把脚放在床上来回动,发出沙沙的声音。我当时在睡觉,就说哥儿们你轻点,没想到他冲我来了句“没动啊”。我当时就很愤怒。那段时间一直没有控制好自己的负面情绪。

  记者:为什么跟别人的摩擦会牵扯到黄洋身上呢?

  林森浩:当时我在对面寝室玩游戏,黄洋过来了,笑嘻嘻地拍着我身边的同学说,愚人节要到了,要不要整人,很得意的样子。我当时看着心里很不顺,就想着整整他。正好第二天我就要去实验室,那里正好有这种化学品,就想到拿这个去整黄洋。

  记者:你预测的效果是怎样的?

  林森浩:就是他可能难受。我当时想的就是肚子不舒服,或者不适,具体其实也没有去想,没想到他会死。

  记者:案发后,你观察到他身体发生什么变化、有什么不适了吗?

  林森浩:(2013年4月1日中午)他在床上睡觉,还没有怀疑到我,然后下午来找我做B超。当时我多嘴了一句,胃没有问题,肝脏也没有问题。当时觉得就过去了。后来住院了,就知道事情大了,慌了。我本来作为一个宿舍的朋友应该去看望的,但4月3日整天我都没有去看望,等着他们过来质问我,没有勇气。

  记者:你曾在微博中表达过作为一名医学院的学生应该怀有悲悯之心,为何在此事中却突破了这一底线?

  林森浩:底线,我觉得这些东西是需要学习的,做事的习惯方式、思维方式都是需要学习的。除非在很小的时候,在家庭环境中有强烈的反反复复的刺激,要么长大之后自己学习,必须是经过反复不断的强化。其实我父母不错,但他们是农民,知识有限。一路以来,我的成绩都还可以,可能有点自我,性格上有点孤僻。固执的人在别人看来就有点自以为是,我听不进别人的观点。

  记者:你想对你的父母说些什么?

  林森浩:我想对父母说三个字,对不起。希望他们能够忘了我。不管最终的结果是死刑还是漫长的刑期,都忘了我吧!

  上海政法学院社会管理学院院长章友德认为,我们从林森浩身上看到了一些性格的缺陷,但这并不能成为其杀人的借口。他不仅突破了一名医学院学生的道德底线,而且突破了做人的底线,即不能害他,更不能取人性命。其结果不仅亲手毁了两个原本充满希望的家庭,而且给社会带来了极其严重的影响,这种行为应该受到法律的严惩。

>更多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洪湖资讯 |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社会与法 | 社会万象 | 奇闻轶事 | 娱乐热点 | 明星八卦 | 综艺新闻 | 影视快讯 | 楼市资讯 | 地产要闻 | 地方特色 | 美食营养 | 美食助兴
车界动态 | 新车上市 | 购车指南 | 体坛要闻 | 篮球风云 | 国际足球 | 中国足球 | 理财生活 | 创富故事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 移动版
融合微博、微信、APP新媒体全平台的洪湖地区门户网站! 洪湖新闻网 HBHHDJW.CN 版权所有 如发现本站有侵权行为请联系hbhhdjw@sina.com处理谢谢
网站备案:鄂ICP备12018623号-1 <